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嘉禾 > 货殖列传里的七大投资金句

货殖列传里的七大投资金句

 

陈嘉禾 九圜青泉科技首席投资官

 

在中国文化的经典著作中,《史记》被称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历代读书人都给予了它极高的评价。而这本传世经典,除了作者自序以外的最后一章,就是一篇讲商业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名文:《货殖列传》。

不得不说,司马迁把讲经济和商业的《货殖列传》,放在《史记》正文的最后一章,是有其深意的。在熟读了几千年的社会发展历史之后,这位睿智的史学家意识到,那些当年不可一世的王朝、君主、将军,在历史的长河中,其实都如过眼云烟一般。真正促进了社会发展的,恰恰是默默无名、但又无时无刻不主宰人们生活的经济规律。

当代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也对《货殖列传》非常推崇。据说,南先生多次让准备从商的学生们通读货殖列传,从中吸取商业哲学的养分。毕竟,千古之下,人心不二。在几千年前商业社会中被证明行之有效的规律,在今天的商业社会中往往也能大放异彩。

对于投资来说,《货殖列传》一文也有许多值得今天的投资者借鉴之处。这里,就请允许我选择其中的几个值得投资者思考的句子,和大家共享。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礼生於有而废於无。

这句话最早出自春秋时代,齐国名相管仲的著作《管子》。意思就是只有有了钱、社会富裕了,人们才会有礼义廉耻,社会才会有人文道德等上层建筑。也就是说,对于一个社会来说,经济发展是最重要的重中之重。

任何一个社会的建设者其实都应该意识到,经济建设是所有事情的重中之重。而一旦经济发展起来了,一些我们认为暂时缺少的其它东西,都会随之而来。举例来说,以前有些人觉得,中国人就是爱占小便宜、素质就是不高。而这种判断,就是典型的没有意识到“经济发展水平决定社会道德水平”。实际上,随着中国经济的一步步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我们在生活中看到的种种有道德的事情、种种有爱心有同情心的事情,已经越来越多了。

 

旱则资舟,水则资车,物之理也。

公元前494年,越王勾践被吴王夫差所败,残部被困于今天浙江北部的会稽山上。在这存亡危急之时,勾践和大臣范蠡、计然商量对策,计然对勾践说了一番计谋,而以上的这段话,就出自其中发展经济的部分。

“在天旱的时候,要为下雨的时候做准备,造足够的船;在发水的时候,要为天旱的时候做准备,修只有天旱时才用的车:如此是商业的正道。”计然的话,说出了千古以来商业哲学的精髓:永远不要只着眼于当下,要为未来做准备。

当一个投资者在熊市时只知道自怨自怜,不知道为将来的牛市收集筹码时;或者在牛市时心高气傲,不知道为将来的估值回归做出准备时;或者当一家企业只知道在行业上升期扩张,不知道为潜在的低估期储备足够的现金时,他们都忘记了这个原则:商业和投资的事情,永远是有涨潮就有退潮、有高峰就有低谷。

说到这种周期的循环,投资者可以仔细参考霍华德﹒马克斯先生的著作《周期:投资机会、风险、态度与市场周期》。在这本书里,马克斯先生从现代金融投资的角度,仔细阐述了投资中会遇到的种种周期,值得投资者深思。

 

贵上极则反贱,贱下极则反贵。贵出如粪土,贱取如珠玉。财币欲其行如流水。

这句话也是计然对越王勾践所说的,是两千五百年前中国人对价值投资的最好诠释。“任何商品,价格太高了就会不值得投资,价格太低了就会有价值。所以,在价格贵的时候,要像卖粪土一样卖出。在价格便宜的时候,需要像买珠玉一样买入。如此循环往复,方能财源滚滚。”

在今天,价值投资者们最容易获取超额收益的源头之一,就是贵卖、贱买。要知道,一万元一克的黄金,绝对是赔钱的买卖。但是废纸如果一吨只要一元钱,那么也绝对是发家致富的机会。在投资的世界里,任何投资标的都没有永远、绝对的贵贱之分,有的只是性价比的高低而已。贵贱循环、涨跌往复,聪明的投资者只有意识到了其中的奥妙,才能在这纷纭的市场中立定脚跟。

 

十九年之中三致千金,再分散与贫交疏昆弟。此所谓富好行其德者也。

越王勾践灭吴之后,他的大臣范蠡告老还乡,用当年发展国家的经济方法,给自己家做生意赚钱。结果,范蠡“十九年之中三致千金”,十九年里三次成为当地的大富豪。

但是,成为大富豪以后的范蠡,并没有像一些电视剧上演的那样挥霍金钱、醉生梦死,喝一瓶酒就花一万块,而是每次都把自己的钱散给周围的穷人,帮助当地社会发展。可以说,《货殖列传》所描述的,不仅仅是两千五百年前的投资哲学理念,更有并不输于今天的慈善理念。

毕竟,正所谓“鼹鼠饮河,不过满腹”,一个人哪怕钱再多,自己所能用掉的,也只不过是小小的一部分。而对于有限的个人生命来说,一个真正有格局的大商人,他经商赚钱的最终目的,往往在于发展社会。

而也只有社会真正发展了,个人的利益才能得到保障。当人民因为生活穷困、迫不得已起来反抗时,当路易十六的大臣对他说“不,陛下,这不是造反,这是革命”时,再多的金钱都如粪土一般。由此看来,两千五百年前的范蠡,和今天把大部分身家都捐献出去的沃伦﹒巴菲特、比尔﹒盖茨,有异曲同工之妙。

 

吾治生产,犹伊尹、吕尚之谋,孙吴用兵,商鞅行法是也。是故其智不足与权变,勇不足以决断,仁不能以取予,强不能有所守,虽欲学吾术,终不告之矣。

在谈到自己如何做生意时,战国的大商人白圭说出了上面这番话,可谓给商人长了十足的志气。白圭说,“我做生意,就像商朝开国的伊尹、周朝开国的姜子牙用谋略,大兵法家孙子、吴起用兵,秦国大政治家商鞅执行法律那样。因此,如果智、勇、仁、强这四个性格有一不足,那么就算想和我学做生意,也是学不会的。”

在今天,许多人以为,投资是世界上最简单的工作,只要点点鼠标就可以来钱。我曾经不止一次的碰到有人说,“工作太辛苦了,我想学投资。”其实,投资看似简单,却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工作之一。它要求投资者彻底放下自我的偏见,以极强的学习能力、极其理性和客观的进行研究和投资;它要求投资者正视自己的错误,同时不为自己的成功所麻痹;它还要求投资者终身不倦的学习,细致入微的思辨问题。

可以说,如果一个人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投资者,那么他在其它工作上也不会做的太差。而如果仅仅是因为工作太难,就想依靠学习投资来弥补,那么在投资上取得工作中无法取得的成功的概率,其实也不是太大。

 

居之一岁,种之以谷;十岁,树之以木;百岁,来之以德。德者,人物之谓也。

这段话翻译成白话文,意思就是,“如果要做一年的生意,那么就种稻谷。十年的生意,需要种树。一百年、一生的生意,就要树德。而树德之所在,就在于培养、结交有品德的人。

简单来说,不论是做生意、还是做投资,一个人都要有眼光,而且要有长远的眼光。如果想一生靠投资赚钱,却又老把眼睛盯在短期的股价波动上、或者下个季度的财报上,这种做投资的方法,又怎么能赚到钱呢?如果想做百年的企业,却把眼光盯在克扣客户一点点钱上,从降低品质的缺斤少两上来找利润,这样做生意的方法,又怎么能做成大生意呢?而如果想找到一生的事业上、生活上的伴侣,却不从一个人的品德出发,只考核一些KPI之类的短期指标,又怎么能找到真正可以依赖的人呢?

 

富无经业,货无常主,能者辐凑,不肖者瓦解。

在《货殖列传》的最后,司马迁用这句话结束了这篇旷世经济奇文,也道出了投资中的真谛。“获得财富并没有恒定的模式,而金钱也没有永远的主人。能者上,不能者下。”

看看今天的商业与投资社会,没有哪一个商业模式会保证永远盈利。2012年以前,红酒行业曾经利润率很高,之后却开始下行。2004年以前,家电行业曾经是一片竞争激烈的战场,但之后的赢家却赚的盆满钵满。而在投资里,事情更是如此。在2015年夏天小盘股走牛的时候,我们看到了许多传奇的投资者。但是当退潮以后,其中不少又泯然于众人。而在每次科技股泡沫中取得优秀成绩的投资者,在泡沫退潮以后,又往往亏损惨重。

 

希望以上对《货殖列传》中名句的概括,能够对投资者起到一点点启发。而如果想用一句话,把《货殖列传》中关于投资的哲学精髓做一个概括的话,那么我想可以这样总结:“发现和总结商业社会里的客观规律,冷静而理智的分析,做出前瞻性的决策,贯之以坚决的行动,财富就一定会到来。而对于所取得的财富,将其用之于社会的发展、而不是个人的享受,才是投资的真谛。”

 



推荐 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