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嘉禾 > 陈嘉禾:价值投资者在交易时要注意的一个问题

陈嘉禾:价值投资者在交易时要注意的一个问题

文 | 陈嘉禾(九圜青泉科技首席投资官)
 
对于那些深通人性的人来说,他们都知道一个规律,那就是有一种性格特点的人,往往同时有另一个性格特点。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一种性格特点是完全单面的,任何性格既然有好的一面,也一定有糟糕的一面。有正向的一面,也就会有讨厌的一面。
 
在东汉末年荀悦所著的《申鉴》一书中,有这样一段话,很好的描述了这种人性的两面性。“人之性,有山峙渊渟者,患在不通。严刚贬绝者,患在伤士。广大阔荡者,患在无检。和顺恭慎者,患在少断。端慤清洁者,患在狭隘。辩通有辞者,患在多言。安舒沉重者,患在后世。好古守经者,患在不变。勇毅果敢者,患在险害。”
 
这段话的意思就是说,人的性格,有非常稳重的,就容易缺乏变通;太刚烈坚毅的,就容易不容人;宽大广阔的,容易对小事不检点;和气恭谨的,容易没有决断;方正廉洁的,做事容易狭隘、施展不开;思想活跃、口才好的,常常言多必失;而那些有胆子、有冲劲的人,又容易冒太多的风险。
 
这段对人性的描述,真是入木三分。其实,归根结底来说,价值投资也是源于一种性格。这种性格喜欢做有价值的事情,不喜欢赌博;喜欢物有所值,不喜欢虚幻的泡沫;喜欢独处、冷静的思考、做出独立的判断,不喜欢跟风从众。
 
对于长期投资来说,价值投资者的这种性格,已经被历史证明其强大的有效性。国内外许多著名的投资大师,都是以价值投资为其哲学精髓。这种投资思想,也为奉行它的投资者带来长期的回报。但是,这种强调性价比、强调买的东西要“又好又便宜”的投资性格,在进行交易的时候,也容易有自己的反面缺陷。而这种缺陷,也被许多价值投资大师所提及。
 
在一次采访中,沃伦﹒巴菲特先生曾经提及了一个他错失过的投资机会。“当时,我们打算买很多Costco超市的股票。(Costco是全美最大的超市之一,也是巴菲特和查理﹒芒格的重仓股,曾经给他们带来了很多的利润。)但是我犯了我最经常犯的一个错误。我们开始买Costco的股票以后,股价就一路上涨,结果我就没追。如果Costco的股票价格一直横在15美元,我就会买到足够的量、买的比我实际上买的多得多。但是这股票马上就涨到了15.125美元:现在谁肯出15.125美元再买呢?我刚才可是只花15美元就买了的呀?结果,后来Costco涨了好多,而我也就又犯了一次错误。这种错误我这辈子犯过很多次,这实在太让人恼火了。(I have made that mistake a lot of times and it is very irritating.)”而当媒体在2012年3月引用了巴菲特先生的这句话时,Costco的股票价格已经上涨到了88.3美元:是15.125美元的将近6倍。
 
对于自己的错误,巴菲特从来不遮遮掩掩,而这个例子中的情况,正是困扰许多资深价值投资者的普遍现象。由于价值投资者往往习惯于计算性价比,习惯于付出更少的钱、买入更好的资产,因此当他们做出一笔交易、或者打算做一笔交易的时候,如果股价突然上涨了一些,他们往往会感到难受。这种难受的感觉,会导致他们下手不够果断,有时候就不肯在原来自己的出价上,追高报出一个更高的价格:这样有时就会错失掉一个长期的优秀投资机会。而这种性格弱点,也恰恰来源于他们精于计算投资价值的性格。
 
国内有一位非常资深的价值投资者,曾经在2018年底懊悔的对我说:“我感觉自己真是个250。”我说你怎么啦?他说前两天港股的腾讯控股(00700)大跌,自己打算买来着,就把价格挂在250港币。结果腾讯跌到251港币就反弹了,他没买到,也没肯追,最后价格就一路涨上去了。(注:腾讯控股在2018年10月30日最低价格触及251.4港币。)后来,腾讯控股在短短半年里,就从251港币上涨到了400港币。这位价值投资者曾经在历史上给投资者赚取了十数倍的回报,但是这1港币导致的代价,仍然让他痛心不已。
 
其实,价格投资者的这种性格,我们可以用一个节俭的人来打比方。节俭固然是优秀的性格,在搭乘五月花号(The Mayflower)登陆北美殖民地的清教徒们来说,“勤俭清洁”就是他们倡导的生活方式。在这种生活方式的陪伴下,美国逐渐在北美洲这片蛮荒的土地上成长起来。但是,当节俭的性格不适时宜的转化为抠门时,它所带来的危害也是显而易见的。
 
对于价值投资来说,事情也是一样。重视性价比是好事,对自己的出价小心谨慎、务必使之买到有价值的东西、而不是跟风赌钱,绝对是一件好事。但是,当这种性格转化为“价格上涨一点就不想出更高的价,至于大的投资机会会不会因此跑掉再说”的行为时,它所带来的危害,也就足以让股神巴菲特感到遗憾了。
 
“百乘之家不畜聚敛之臣。与其有聚敛之臣,宁有盗臣。”在中国文化经典《大学》的最后一段,作者以这样一段话结束了全书。意思就是说,一个富有的国家,绝不要那些会斤斤计较的臣子。与其有斤斤计较、特别会算小账的臣子,还不如有贪污偷钱的臣子。“此谓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一个国家最大的利益,并不来自利益本身,而是来自国家的道义。而对于价值投资者来说,长期投资的回报,也永远不来自于一两个百分点的价格波动。
 
不过,要一个价值投资者不过分重视交易中的小利益,这句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实在很难。要知道,这是和价值投资的性格正好相反的。一个一生重视投资性价比的投资者,想要在交易中,又能时时刻刻做到不看重性价比,几乎就是要时时刻刻和自己的固有性格做斗争。而和自己的性格做斗争,恰恰是这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情之一。要不然,怎么连股神巴菲特,也要感叹自己这个错误犯了好多次,然后感叹完了还是继续犯同样的错误呢?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