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嘉禾 > 陈嘉禾:投资者需要看到“危中之机”

陈嘉禾:投资者需要看到“危中之机”

文 | 陈嘉禾 九圜青泉科技首席投资官

 

中国人常说一个词“危机”,听起来似乎困难重重,但是其中也蕴含了“危中有机”的意思。对于那些并非永久性的、一时的灾难,正像冬天的寒冷孕育了春天的勃发一样,在危险之中,常常蕴含了未来的机会。

在资本市场上,投资者更需要有“危中有机”的思维。最近有个朋友,和我聊起眼下市场热捧的白酒行业的估值,感叹这么好的资产怎么这么贵,根本就没法买到便宜的价格。我问他,“你忘记2014年的时候,五粮液的市净率只有一倍多、市盈率只有六七倍了吗?”朋友说,可是那时候,白酒行业困难重重啊,业绩负增长,塑化剂事件发酵,三公消费也受到打击。我说没错,难道你指望能在公司业绩年年创新高、行业顺风顺水的时候,还能用便宜的估值买到股票吗?

在资本市场上,危中有机、危险化为机遇的例子,比比皆是。就拿2003年的SARS事件来说,在SARS病毒泛滥的几个月里,香港市场一片凄风冷雨。伴随着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带来的余波,恒生指数一直表现不佳。但是,一旦资本市场看到了SARS病毒被遏制的苗头,恒生指数立即开始反弹,从20034月的最低8,331点一路上涨,在2004年的3月就冲到了14,058点的高峰,上涨了接近50%

而在同期的A股市场,尽管整体市场由于2000年科技股泡沫带来的估值太高(在2000年的时候,同时在AH两地上市的股票,其A股价格大约是H股价格的15倍、也就是1500%之多。),整体市场在20032004年仍然保持了低迷,但是当时估值更为合理、基本面也更优秀的一些蓝筹股,却在2003年展开了历史上称为“五朵金花”的行情(当时泛指钢铁、汽车、石化、电力及银行等几个行业)。举例来说,当时的一些优质蓝筹股在2003年涨幅巨大,在整个2003年里,中国石化、宝钢股份、国电电力、上汽集团、招商银行、海螺水泥等公司的股价,分别上涨了69%78%64%107%34%80%

如果A股和港股的投资者们,在2003年被SARS病毒吓到,不再进行股票投资,那么以上所说的投资机会,就会与他们无缘。今天,面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肆虐,投资者们应该选择面对“危”的恐慌呢,还是面对“机”的理智?

马克﹒吐温曾经说过,历史并不会重演,但是会押韵。在1962年的古巴导弹危机中,美国股市再次给我们了一个很好的例子。

1961年,美国策划了入侵古巴的猪湾事件;19628月,美国发现了苏联设置在古巴的导弹发射场;196292日,苏联公开宣布,苏联将向古巴提供核武器和技术专家。这时候,美国股市非常糟糕,资本市场早已从两国之间的紧张气氛中嗅出了味道,标准普尔500指数从1961年底的最高点73点,下跌到19621023日的最低53点。19621022日,肯尼迪总统发表讲话,宣布武装封锁古巴。1024日,近百艘美军军舰封锁了古巴海域。这场危机直到196211月才正式收场:苏联撤走了在古巴的导弹和飞机,美国则宣布结束了军事封锁。

但是有意思的是,美国资本市场是什么时候开始反弹的呢?不是尘埃落定的11月,而是气氛最为紧张的1023日:就在肯尼迪总统宣布要全面对抗、但是全面对抗的结果还完全是个未知数的时候。也就是说,在当时世界上两个最大的超级大国宣布正式进行对抗、核战争一触即发的当口,美国股市就开始了反弹。标准普尔500指数从19621023日的53点,一路上涨到了1966年初的最高94点,涨幅77%

古巴导弹危机的例子,给了投资者们一个很好的提醒,就是在“危中寻机”的时候,绝对不能等到一切都恢复平静再动手。这也就是沃伦﹒巴菲特所说的“如果你等到知更鸟唱歌再找春天,那么春天也就快结束了。”投资者必须抢先一步,预测、猜测乃至于赌到一个危险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结束,然后在市场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提前动手,才能捕捉到“危中之机”。

这种抢先一步的能力,其背后的长周期逻辑,来自于人类社会的不断进步:在科学、经济、信息处理和传播能力、科研、人文乃至道德品质上的不断进步。

以当前肆虐在中华大地上的新型冠状病毒来说,病毒本身在几千、几万年乃至几百万年以来,并没有发生巨大的变化。尽管从病毒学的角度来说,病毒会随着人类社会的变化发生一些变异,可能变得更加耐药、更加具有传染性,但是病毒并不会变得能够突破塑料防护服(即使是埃博拉病毒也不行),并不能够对抗消毒剂、酒精、高温的消毒,也并不能离开宿主的飞沫、分泌物进行化学武器式的远程传播。也就是说,在这场军备竞赛的一方,其破坏能力仍然近似于原始时代。尽管这种破坏能力随着人类社会的聚集、超大型城市的出现,其破坏得到放大,但是其本质上和几万年前的病毒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但是在军备竞赛另一方的人类社会则不同,举例来说,人类直到19世纪中叶才发明塑料,在此之前想制造今天的防护服几乎不可能,而今天的塑料生产能力是一百年前的无数倍。今天的超级大城市的人口,尽管是南宋时期的十倍之多,但是今天城市的组织动员能力,却是当年的百千倍。今天的经济和科研能力,也远非当年的社会可比。

在这场双方力量悬殊的较量中,原始的一方必然输给科技文明高度进步的一方,这是历史的自然规律,也是在危险中寻找机会的价值投资者,所依靠的最重要的长逻辑。而在内地和香港股票市场中,那些在这场新型冠状病毒危机中大幅下跌、估值优异、基本面健康的股票,必然呈现一个优秀的“危中之机”,给敢于逆向而行的价值投资者以丰厚的回报。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