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嘉禾 > 陈嘉禾:投资者需要重视全收益指数

陈嘉禾:投资者需要重视全收益指数

文 | 陈嘉禾 九圜青泉科技首席投资官 

在证券投资中,许多投资者经常陷入的一个研究误区,就是没有用全收益指数作为投资回报的对比标准,而是使用普通股票指数。这种比较标的的错误选择,会让投资者对“是否战胜指数”这个问题,得到错误的答案。

简单来说,全收益指数就是包含了分红再投资的指数,而一般普通我们常见的股票指数,则不包含分红再投资。

由于投资者在实际投资中,是可以把收到的分红进行再投资的,因此全收益指数相对于普通股票指数来说,更加能够反映投资一个股票指数能够得到的真实回报(尤其在中国内地市场这种分红税率极低、资本利得税甚至免征的情况下)。

在全球股票研究中,全收益指数往往在长期比普通股票指数有多得多的回报。但是,在早年(可以简单理解为2010年以前)的A股市场中,这两者之间的回报率差异并不显著。这主要是由几方面原因造成的:一、A股市场在过去估值往往比较高,因此股息率较低,全收益指数也就很难产生较高的超额回报;二、A股市场之前的历史比较短,全收益指数累积的复利,也不容易在短时间内产生较大的结果。

但是,在2010年到2020年这个十年中,随着A股市场估值中枢不断下移、股息率不断上升、可追溯的时间越来越长,全收益指数和普通指数之间的差异开始显现出来。因此,投资者在遇到对于股票指数增长的计算、投资回报和股票指数表现的比较等问题时,需要开始更加重视全收益指数。

这里,就让我们看看在A股市场,“全收益”这个概念在过去能给投资者带来怎样不同于普通股票指数的回报。

全收益指数和普通股票指数之间的对比,其中最能带来差异化感受的,莫过于银行行业指数和创业板指数的比较。

一直以来,绝大多数投资者对银行行业指数和创业板指数的看法,都是后者代表了新兴行业和科技,前者代表传统经济,因此后者的长期回报远胜前者。确实,如果对比上证银行指数和创业板指数在长期的回报,从2012529日(此日期为上证银行全收益指数发布日,选此日期为在最大限度的利用历史数据的同时,便利下一步全收益指数的比较)到2020115日,创业板指数从720点上涨到1,924点,上涨了167%,而同期上证银行指数从506点上涨到882点,涨幅只有74%

但是,如果我们看同一区间里的全收益指数对比,那么银行行业指数和创业板指数之间的差距,就会小得多。

在同一时间里,上证银行全收益指数从541点上涨到1,306点,涨幅141%,比同期上证银行行业指数的涨幅多了将近一倍。而同期的创业板全收益指数从731点上涨到2,030点,涨幅178%,只比上证银行全收益指数多了一点点。

以上对比反映出来的差异,就是由于银行行业在多年里,相对其它行业和指数极高的分红所导致的。这种差异,也显示在一些分红率相对更高的蓝筹股票指数中。

以上证50指数为例,上证50指数和上证50全收益指数均发布于200412日,但是在一开始的许多年中,两者的差距并不大。在200412日到20111231日的8年时间里,上证50指数从1,011点上涨到1,618点,累计上涨了60%,而上证50全收益指数则从1,011点上涨到1,825点,累计上涨了80%,在8年的时间里仅仅比前者多涨了20%而已。其原因很简单:在这8年中,上证50指数的平均估值较高,股息率带来的超额回报并不显著。

但是,在从20111231日到2020115日的后一个8年中,上证50全收益指数却带来了更多的回报。在这8年里,上证50指数从1,618点上涨到3,058点,涨幅89%,而全收益指数则从1,825点上涨到4,338点,涨幅138%,比前者多了49%,是上一个8年中超额收益20%的两倍半。究其原因,不外乎在这8年中,上证50指数的估值降低、股息率升高,因此全收益指数带来的超额回报就更加明显。

不过,对于分红不高的股票指数来说,全收益指数的意义不大。以中证500指数为例,该指数和其全收益指数均发布于 2007115日。从2007115日到2020115日,在这13年中,中证500指数从1,987点上涨到5,530 点,涨幅178%,而全收益指数则从2,030点上涨到6,234点,涨幅207%,在整整13年过去以后,仅比不包含股息再投资收益的指数多了29%

在内地市场以外的许多市场,全收益指数在长期也会带来巨大的差异。以香港市场的恒生指数为例,在从20041011日到2020115日的15年中,恒生指数从13,305点上涨到28,774点,涨幅116%。而同期恒生全收益指数则从22,767点上涨到83,344点,涨幅266%,比前者足足多出了150%。考虑到15年的比较期,这意味着从算数平均的角度,恒生全收益指数会给一个在2004年底投资的投资者,每年多10%的算数平均回报。

由于全收益指数、尤其是高股息类股票的全收益指数,在长期所表现出来的与普通股票指数不同的、有时是差异巨大的回报差异,因此投资者在对比不同类别的行业、股票市场指数,或者以股票指数作为股票、基金等产品的投资回报率对比基准时,一定要充分考虑全收益指数可能带来的差异。切不可因为省事,就简单使用普通股票指数作为衡量长期投资回报率的唯一标准。

 

本文原载于《证券市场周刊》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