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嘉禾 > 陈嘉禾:投资中的强与弱

陈嘉禾:投资中的强与弱

 

文 | 陈嘉禾 九圜青泉科技首席投资官

有一天早上我起来,随手打开一个不少股民都喜欢看的股票网站的首页。我在首页看到了好几篇文章,说的都是某某强势股票、某某强势龙头企业。于是我很好奇,这一个首页上,究竟会有多少个“强”字?浏览器的搜索功能很快就告诉我:有16个,标题无外乎“强势上涨”、“最强风口”、“盘中走强”,等等。

我的好奇心泛滥,既然大家这么喜欢“强”字,那么这一页上究竟又有多少个“弱”字?结果搜索下来,一个都没有。后来我又在其它几个股票网站上做了类似的实验,结果大同小异。这个测试其实非常简单,我建议读者们自己也试试,使用浏览器的Ctrl+F搜索功能,很容易就可以做到。

“强”和“弱”两个字数量上巨大的反差,体现出的是一种读者心态上的选择。熟悉媒体和网站编辑工作的人都知道,这些文章的编辑们在很多时候,并不是根据自己的喜好来选择需要编辑的文章,而是根据点击量、也就是读者的阅读爱好,来选择自己发布的题材。他们的考核和奖金,往往和点击量息息相关,个人对新闻素材的偏好,在严酷的考核面前微不足道。(所以有道是,有怎样的甲方就会有怎样的乙方。在骂乙方水平肤浅、质量低下之前,甲方其实需要三思。)

也就是说,不是编辑喜欢什么题目、股票网站上就会出现什么样的题目,而是经常阅读股票新闻的投资者喜欢什么样的题目,编辑们就会给他们什么样的文章。那么,“强”和“弱”两个字在股票网站上出现的频率差别如此之大,背后的原因只有一个:绝大多数读者特别喜欢看“强”的东西,很少有人关心“弱”的东西在哪里。

但是,有经验的投资者都会知道,投资恰恰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绝大多数人在自己做投资的时候,往往在长期会面临失败。(这也是为什么以选股能力著称的沃伦﹒巴菲特,在面对普通投资者的时候,却常常推荐他们购买指数基金的原因。)很多年以来,我在资本市场不断听到的一句话就是,“投资是一件门槛极低、实际却极难的事情。”只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投资者,才会认为投资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可惜的是,不管小牛们怎么想,老虎仍然是老虎。而这同时发生的两件事情:绝大多数投资者实际上都很难做好投资,和绝大多数财经新闻阅读者都喜欢看“强”、不喜欢看“弱”,这两者之间一定有紧密的关联性。实际上,恰恰是因为大家喜欢把目光放在“强”的东西上,才会让人们坐失投资的圣杯。

当一个资产、一个股票已经变得很强的时候,其实经常恰恰是它将要变得软弱的开始。老子有云,“物壮则老”,上涨之后往往带来的是下跌,强势资产带来的高估值往往更容易降低、而不是更容易增加。但是,那些不明白这个道理的人们,却只会追逐那些当前最强大的东西,最后难免落下个磨砖做镜、飞蛾扑火。

其实,在投资中追求“强”本身并没有错,毕竟投资的唯一目标,就是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尽可能的取得最大的利润。在这样一个行业中,撇开盈利、谈道德谈理想,无疑是空虚的。

但是,正所谓“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强本来是从弱中变化而来。想要得到“强”的投资者,最应该寻找的投资标的,往往在那些当前“弱”的资产上。这些看似“弱”的资产,却可能蕴含了最可能变强的基因。

在全本早已亡佚的中国古书《燕子丹》中,有这样一段话描述推荐战国时代,侠客田光向燕国太子丹推荐大刺客荆轲时,对荆轲做出的评价。当时,太子丹慕名找到田光,想让田光推荐刺客,刺杀秦王。田光到了太子丹府中,住了整整三个月,却一直没有推荐人。

太子丹每天好吃好喝伺候着,过了三个月,终于忍不住了,问田光,“先生既垂哀恤,许惠嘉谋。侧身倾听,三月於斯,先生岂有意欤?”“您既然肯帮助我们弱小的燕国,肯赐给我们良谋妙计,今天已经三个月了,您有没有什么意思要对我说呢?”

插一句,从这里可以看出,中国古人对有才之士非常客气,请在家住了三个月,一个建议都不给,也只小心翼翼问一句。不像今天的很多人,手下一个礼拜没有找到好股票,就要拍桌子骂娘。

田光于是说,我在你府里这么长时间,实际上暗中把你身边所有的人看了个遍,没有可以用的人。“夏扶,血勇之人,怒而面赤。宋意,脉勇之人,怒而面青。武阳,骨勇之人,怒而面白。”你手下的勇士夏扶、宋意、武阳,都是看起来很强的人,但是他们的强都写在脸上,怒则面有颜色。我所知道的一个大刺客叫荆轲,“光所知荆轲,神勇之人,怒而色不变。”荆轲发怒的时候,颜色不变,你根本看不出来,这才是真正勇的人。

太子丹于是用荆轲刺秦王,虽然最终并未成功,但是在虎狼环伺的秦国心脏,经过无数危险和守卫,几乎成功刺杀秦王,也非凡人所能做到。荆轲由此名列中国历史四大刺客,而田光的一句“神勇之人怒而色不变”,也就成为千古之下甄别人才的明鉴。

既然怒而色不变的荆轲,才是真正的神勇之人,那么今天的投资者,每每试图在最强的资产中寻找宝贝,难道不是竹篮打水吗?当前最强的资产,就像田光口中的“怒而面赤、面青、面白”一样,看似富贵之气咄咄逼人,实际上却丧失了强大的根基。反之,那些当前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弱”的资产,却有时恰恰由于估值的低廉,蕴含了成为最优秀资产的基因。

不过,需要极度注意的是,当前弱的资产蕴含了变强的潜质,并不等同于说当前弱的资产就一定会变强。如果是这样的话,投资就太简单了:只要把历史价格的变动列出来,然后选最糟糕的那个就行了。用这种方法投资的投资者,一定会在20世纪初买入马车公司,或者在移动通信的2G时代结束以后买入诺基亚公司,或者在中国的人均钢产量已经达到世界总量50%的时候,继续买入钢铁行业的股票。

我曾经问一位历史业绩十分优秀的投资者,你最关心什么?他对我说,他最关心的,并不是市场上什么资产最赚钱,而是他买了的资产,有什么样的问题。也就是说,他最关心自己买的资产,“弱”在什么地方。对此,这位投资者有非常独到的解释:“一个资产既然我已经买了,我知道它强,又有什么用呢?我知道它弱在哪里,才能帮我避免亏损。”

智者如斯。反观今天,有多少人喜欢谈论自己买了的股票、房子有多么好?又有多少人会真正关心自己名下的资产,有哪些问题?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完美的东西,任何资产都一定有自己的问题。投资者需要做的,并不是追逐当前最强的资产、或者明白自己持有的资产强在哪里,而是在了解自己持有资产的所有弱点之后,仍然能看到其中蕴含的、可能变强的那个理由。

这个真正的理由,可能是“怒而色不变”的,但是它却是投资收益最有力的保障。这就像罗曼﹒罗兰在《米开朗基罗传》中说的那句话一样:“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