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嘉禾 > 过高的费用 会让优秀的基金变得黯淡

过高的费用 会让优秀的基金变得黯淡

陈嘉禾 九圜青泉科技首席投资官

一位公募基金行业的前辈曾经对我感叹,如果一个好的基金管理产品,却收了太高的费用,那么这个产品的实际回报就很容易变得平庸。这话道出了一个投资行业的真理,而这个真理却常常不被基金投资者们所关注。许多基金投资者去购买基金的时候,想的是这个基金去年赚了100%所以我要赶快上车,而根本没有精力去分析费用的高低,在长期会对投资回报带来怎样的改变。

这里,让我们先看一个简单的数学模型,就能明白高管理费用是怎样把一个优秀基金的回报变得平庸的。假设有一个基金A,每年赚取15%的回报,并且向投资者收1.75%的总费用(这也是目前内地资本市场上,主动管理型公募基金收取的典型费用率),那么在10年以后,这个基金会给投资者带来247%的回报。

这时候,假设另外一个基金B,每年做到20%的回报,那么在同样收取1.75%的年费用情况下,这个基金在10年以后,会给投资者带来435%的回报,比第一个基金的247%多出了188%。可以看到,在复利的威力下,仅仅每年比15%的回报多出5%,在同等费率的情况下,B基金的回报率就比A基金多出了整整一大截。

现在,让我们假设B基金收取私募基金的典型费用,即不按照1.75%收取固定管理费,而是按照20%收取业绩提成(为了简便起见,这里假设B基金不收取固定管理费)。也就是说,B基金每年给投资者赚取的20%回报中,收走其中4%作为回报(20%x20%=4%)。那么,B基金在10年中的回报率,就会从435%下降到341%,比A基金仅仅多出94%。而如果B基金收取更高的管理费,比如业绩回报的30%、也就是在20%中抽取6%,那么它在10年中的回报就会变成271%,比A基金仅仅多出24%

这里所讨论的,还只是管理费的问题。在实际投资中,我发现不少投资者在买卖基金的时候,根本不在乎基金的申购和赎回费用,觉得这些1%左右的费用,不过是一些小钱。殊不知,每年四五个百分点的费用差距,就可以让两个回报率相同的基金,在长期的表现差异巨大:就像上文中费率一样的情况下,年均回报20%B基金在1.75%的管理费下,会给投资者在10年中带来435%的回报,而年均回报15%A基金只能带来247%的回报一样。而5%的差距,很可能只是两三次申购赎回基金所需要花费的费用。

同时,一个基金所公布的业绩到底是扣除费用以前,还是扣除费用以后的,也会造成投资者实际到手回报的巨大区别。在内地资本市场,基金等资产管理产品(尤其是非公募基金的产品)可以选择发布扣费以前、或者扣费以后的回报率情况,而公募基金由于法规的限制,往往只会发布扣除费用以后的回报率。因此,投资者在比较不同基金、投资产品等等的好坏时,必须注意费用的情况。一个基金的业绩是否扣除了费用,在长期的衡量来说是极度重要的。

由于认识到费用对基金长期业绩的极度重要性,一些资本市场的资产管理者,一直致力于降低持有人所需要付出的费用。其中最有名的管理者,可能就要数先锋集团(Vanguard Group)的创始人、被誉为指数基金之父的杰克﹒伯格了(Jack Bogle)。

杰克﹒伯格全名约翰﹒克利夫顿﹒伯格(John Clifton Bogle),在1975年创立了先锋集团,并致力于为投资者提供费用低廉的指数基金。先锋集团的公司架构非常独特,公司本身是由其管理的基金所共同持有的,也就是说,其基金的持有人同时也是公司的股东。

由于基金公司的管理成本相对固定,因此,当先锋集团所管理的份额越大的时候,每份基金所分摊到的管理费用就越低。越来越低的费用,让先锋集团的指数基金在市场上变得更有竞争力,反过来又促进了先锋集团规模的扩大,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

说到杰克﹒伯格,就不得不提到他相对先锋集团所取得的事业来说,极其清贫的身家。据报道,在他以89岁高龄去世时,自己的身家只有大约八千万美元,而当时先锋集团所管理的资产已经高达5万亿美元左右。杰克﹒伯格把大部分利益,都以低廉的费用让渡给了他的指数基金持有者们,难怪沃伦﹒巴菲特称他为投资者的英雄

让我们来看一下,股神巴菲特是如何描述这位投资者的英雄。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20173月的年报中的《致股东信》里,巴菲特这样写道:如果我们要为帮助美国投资者最多的人树一尊雕像,那么这个雕像绝对应该是杰克﹒伯格。几十年来,杰克带领投资者们投资于费用极其低廉的指数基金。然而,在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伯格自己只赚了相对于他的管理规模来说一点点的钱。相反,不少投资经理向他们的投资者许诺高额的回报,却没给他们赚什么钱,自己倒是赚的盆满钵满。在他的早年生涯中,杰克经常被投资管理界所嘲笑(大概是因为他自己不怎么赚钱)。但是今天,杰克对自己的选择感到满意,因为他帮助了数以百万的投资者,让他们的储蓄获得了在其它地方难以得到的回报。他是一位我和投资者们的英雄。

If a statue is ever erected to honor the person who has done the most for American investors, the hands down choice should be Jack Bogle. For decades, Jack has urged investors to invest in ultra-low-cost index funds. In his crusade, he amassed only a tiny percentage of the wealth that has typically flowed to managers who have promised their investors large rewards while delivering them nothing – or, as in our bet, less than nothing – of added value. In his early years, Jack was frequently mocked by the investment-management industry. Today, however, he has the satisfaction of knowing that he helped millions of investors realize far better returns on their savings than they otherwise would have earned. He is a hero to them and to me.

所以,我亲爱的投资者们,请不要再忽视投资中可能碰到的费用问题,不要因为我要找那个明年能翻番的基金,就忘记计算自己缴纳了多少各种费用。当然,应该花的钱仍然需要花,一味的省钱从来都不是最好的投资方法。但是,对于那些可以控制的费用,或者花了费用却没有收到应有回报的情况,理智的投资者是必须要尽量避免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