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嘉禾 > 从打新收益“下降”说开去

从打新收益“下降”说开去

文 | 陈嘉禾九圜青泉科技首席投资官)

《孙子兵法》中有一句兵家名言: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意思就是说,在战争中多做计算的人会容易赢,算的少的容易输,算都不算的,简直就是要输到家了。根据这个原则来判断,战争的胜败就能一目了然。

通读过《孙子兵法》的人就知道,这里的包括了许许多多的方面,比如双方国家的政治、经济、人口,战场的地理、天文、河流、风向,军队的数量、兵种、士气、补给情况,以及双方将领的经验、人格特点、性格,等等。可以说,《孙子兵法》所倡导的,就是一个古代版本的AI(人工智能),用极其冷静和客观的方法,计算出战场上每一个因素,然后让胜利的天平向自己倾斜。

市场如战场,在投资中,事情也是一样。想要在投资的市场上取得胜利,投资者最需要做的,是计算各种数据,然后以数据和事实去配合对社会的分析,最后找到能够带来胜利的投资标的。

但是可惜的是,许多时候投资者更感兴趣的,往往是一些口号式的宣传,是某某投资标的就是好某某投资方法就是不行这种运动式的、非黑即白非好即坏的、标签式的分类方法。结果,标签和口号式的投资方法,并不会给投资者带来真正客观的投资判断,胜利的天平也就离开了不依赖数据和客观分析的投资者们。

这种口号式运动式标签式的投资行为,在古今中外的资本市场上反反复复的出现。在2019年,A股市场上就有一个非常好的例子,让我们来看看这种不以客观数据为判断标准的投资,会出怎样的问题。

一直以来,A股的新股申购(IPO),都给投资者带来了几乎无风险的投资收益。但是在2019年年底,市场却对新股申购产生了一些怀疑。这种怀疑来自于一个糟糕的新股的表现:在20191114日申购的浙商银行(代码601916),上市以后股价涨幅很少,其IPO价格为4.94元,上市当日很快就在盘中破发,首日收盘价仅为4.97元,理论上按上市首日收盘价计算,投资者每申购中签1000股,只能赚到30元。

本来,浙商银行只是众多新股中的一个,一个新IPO的股票上市以后没有带来多少收益,并不足以说明参与新股申购就会变得不赚钱。新股申购每年有一两百个、甚至更多,是不是整个新股申购行为都变得不赚钱,需要通过缜密的计算才能知道。

但是,由于上市首日即在盘中破发的标题实在太过醒目,浙商银行的破发迅速被市场广泛传播。结果,在浙商银行上市以后,大量的投资者开始怀疑新股申购是否还能赚钱,一些投资者甚至因此不敢参与新股申购。

实际上,新股申购赚不赚钱、能赚多少钱,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概率问题。只要有了申购限额、中签率、发行价、涨停板打开后首日收盘价这样4个指标,投资者就很容易算出,按一定的上海和深圳市值组成的账户,究竟能赚到多少钱。

当然,最后每个投资者真正赚到的钱数,很难精确的等于按平均概率所计算的数据,而是围绕着新股申购的平均回报均匀分布的。通过集思录网站提供的新股申购数据,我很轻松的算出了每个时间段里,对于任何一个特定市值构成的账户,在参与新股申购、并且在涨停板打开以后按第一个收盘价卖出的交易策略下,能赚取的相对持仓股票市值的平均回报率。

结果显示,对于一个沪市市值和深圳市值分别有10万元的个人账户(20万元也是内地投资者比较常见的资产规模),2016年的全年新股收益可以达到惊人的20.2%2017年下降至17%2018年则大幅下降至6%,但是在2019年截至1125日申购的新股,新股申购收益率的年化水平,又上涨回到了10.2%。其中,在2019101日到1125日的新股申购收益率达到了11.5%的年化水平

很显然,真正的新股申购收益率的低谷,是在2018年。而在2019年、尤其是浙商银行申购前后的收益率水平,虽然没有20162017年那么高,但是比2018年是上涨了不少的。但是,在当时浙商银行盘中破发的新闻效应带动下,大量的投资者没有经过计算,就错误的以为新股参与已经变成一件有风险的事情。无疑,这些投资者犯了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的错误。

数据分析的重要性,不仅体现在投资交易中。对于行业和企业基本面的分析来说,事情也是一样。

以汽车行业为例,在2019年,中国的汽车行业经历了一次小寒冬,汽车销量增速下行,经销商处压货严重,汽车企业的报表也不太好看。于是,不少投资者开始担心汽车行业的未来。但是,只要投资者仔细观察一些数据,就可以知道这种担心仍然是多虑的。

首先,在2019年,中国的人均汽车保有量仅为170辆,大概是发达经济体、甚至是日本这样地少人多的经济体的1/3左右。其次,在2019年上半年,根据公安部的统计数据,在2019年上半年,中国新增加的驾驶员人数为1408万,而这个数字在2018年底仅为4亿左右。也就是说,如果按全年算,驾驶员人数的增速大概在7%。说一个潜在消费者增速仍然有7%的市场,会就此熄火,无疑是过于武断的。

有意思的是,这种看空2019年的汽车行业的观念是如此强大,以至于当我和一位投资者聊到驾驶员人数的增长时,得到的反驳意见是但是很多人考了驾照也不买车啊!的确,对于一个人来说,考驾照不买车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我们如何能够认为,这个国家的几千万人在一年里考了驾照,都没有买车的计划呢?显然,这种争论的方式,已经脱离了理性的讨论,陷入诡辩的歧途了。

从这些例子里,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在投资工作中,大量的计算是多么重要。但是,由于计算本身是一件枯燥的事情,数据统计和阅读相比于口号式的投资故事来说,往往极度缺乏趣味性。所以,对于许多投资者来说,在投资中引入大量的计算,无疑是费力的。而在茶余饭后聊聊投资的故事和段子,往往更加被投资大众所喜爱。

而这种对客观事实认知的缺乏,也就经常导致市场中资产的价格出现和基本面相背离的状态。在上面这个新股申购的例子中,由于不少投资者因为一个浙商银行盘中的故事而远离新股申购,就很可能导致新股申购的中签率走高,最后在一段时间里,带来相对更高的平均新股申购收益率。而这类由于投资者在投资工作中,没有进行足够的计算、对客观事实没有足够认识,因而导致的价格和价值背离的情况,往往就会给有准备的投资者带来更多的机会。

 

本文原载于《证券时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