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嘉禾 > 资产是否保值有三个衡量标准

资产是否保值有三个衡量标准

陈嘉禾

人们常说,投资是一场竞赛。而在竞赛中,就必然有比较的标准。在资产管理工作中,人们也经常需要寻找比较标准,来证明自己的资产管理工作,是否起到了保值和增值的作用。

既然资产管理工作主要的目标是保值和增值,那么首先值得考虑的一个比较标准,就是社会的通货膨胀速度。通常来说,人们习惯于拿公布的消费者价格指数数据(CPI)作为保值增值的参考。但是,这样做却会带来一些问题。

CPI所代表的,是全体社会在平均消费水平下,消费的一篮子商品的价格。当投资者的资产增值速度和CPI增长速度相等的时候,就意味着从社会平均水平来说,投资者的商品购买力是没有变化的。

但是,以CPI增长速度衡量的投资回报,会面临两个问题。

第一,尽管和CPI增长速度相同的投资,意味着这个投资可以购买的商品总量,从社会平均消费构成的角度来说是一致的,但是,由于社会的总生产力在增加,因此和CPI相同增速的投资回报,也就意味着这块资产所能购买的财富,占社会总财富的比例,在不断减小。

举个例子来说,假设我们的消费只有一种产品:自行车。在1980年代,很多人的月工资只有100元,而当时100元大概就可以买一辆自行车。到了2019年,自行车的价格涨到了大概400元,那么从CPI的角度来说,月工资400元的购买力,是和1980年代的100元相差无几的。

但是,肯定不会有人认为,2019400元的工资,就可以和1980年代的100元相提并论。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尽管1980年代的100元的购买力,在这个简单的自行车模型里,是和2019年的400元相等的,但是在2019年,大家都变得很有钱了,大城市的平均工资都达到了七八千元。而在1980年代的典型生活,是家里没有空调、打个电话得到电话亭排队、出门坐小汽车几乎不可想象、以及到餐厅吃饭是一件非常奢华的事情。

显然,现在没人想要那样的物质生活。因此,同样商品购买力的400元所保持的社会财富地位,就比1980年代的100元下降了很多。

所以,如果我们不从“资产能够购买的实际物质数量”的角度来考虑问题,而是从“资产所占社会财富的百分比”的角度来考虑问题,那么资产管理工作的首要目标,就应该是社会总财富增加的速度,而不是CPI增加的速度。

从这个角度来看,当前(2019年)中国社会的M2(货币总量)的增速大约是8%,名义GDP的增长速度也在8%9%(实际GDP的速度要低一些,需要减去通货膨胀率),那么如果资产管理者想要让资产所占的社会财富权重保持不变,那么他也应该给自己至少设定8%的标准。

特别需要强调的是,在考虑到一些供给十分刚性、并不随着社会生产力增加而增加的商品和服务时,使用社会总体财富增长速度、而不是CPI增长速度,来作为资产管理工作的增值速度标准,就显得尤为重要。

举例来说,司机的服务就是供给非常刚性的。因为从长期来看,司机的人数并不随着社会生产力的增加而增加,而是基本保持总人口的一个固定比例(当然,短期会受到行业变化的扰动,而这个经济和社会学定义上的“短期”,可能长达十几年。),因此司机所提供的驾驶服务,也就会长期分到一个固定百分比的社会财富,其价格也就不会仅仅随着CPI的增长速度而增长。

其实,不光是司机的价格,绝大多数人力成本占大部分成本的商品和服务,都由于其供给的刚性,而在长期会体现出价格上升速度快于CPI、和社会平均财富增长速度接近的趋势。这些商品和服务包括保姆、医院看护、家教、咨询服务等等。所以,如果下次你家的小时工阿姨或者家教老师又提出涨价的要求,请理解她。

另一方面,不论是CPI增速,还是社会平均财富增速,它们所反映出来的,都是一个社会的平均变化程度。但是,聪明的研究者一定不会否定,中国作为一个有960万平方公里、14亿人口、横跨多个时区的超级大国,平均水平就会代表所有社会群体所遇到的情况。也就是说,当CPI和社会财富的增长速度在某一个值的时候,一定有一些社会群体所感受到的增长速度更快,另一些更慢。对于那些感受到的增速更快的社会群体来说,他们的资产管理目标,理论上也应该更高。

举例来说,林散之的字作往往价格不菲,而收藏林散之书法作品的人,往往也不是普通工薪阶层。由于林散之的书法供给十分刚性,因此对于这些购买者来说,他们感受到的书法的价格增长速度,一定不是由CPI增速、或者社会平均财富增速决定的,而是由这群购买者自己的财富增速决定的。如果说林散之的书法的收藏者中,往往成功企业家居多,那么如果今年经济形式好、企业盈利大增,那么书法的价格就会随之水涨船高。反之,如果经济增速大幅下行,企业家群体的平均财富增长速度比全社会要慢,那么书法的价格也就会缺少支撑。

所以,当投资者在进行以保值为目的的资产管理工作时,需要认识到三个不同的参考标准:CPI增速,社会平均财富增速和特定人群平均财富增速。只有清晰的认识到这三个参考标准之间的差异,才能更好的制定资产管理工作在长期的合适目标。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