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嘉禾 > 警惕“眼见为实”中的判断偏差

警惕“眼见为实”中的判断偏差

文|陈嘉禾 信达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

中国人常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但是,听来的东西固然不可靠,自己看见的东西也未必就可靠。人们往往过于相信自己眼睛看见的东西,却没有想到,在这“眼见为实”中,也经常存在巨大的统计偏差。在投资研究中,这种现象尤其需要警惕,因为如果不能认识到事物的真相,仅仅把自己“眼见为实”的东西就认作真相,就很可能做出错误的判断。

说个身边的例子,我有个朋友在投资公司做助理,年薪有二十几万。他天天接触的要不是基金经理,要不是高净值客户,各个都比他有钱。结果,他有一天很难过的跟我说,自己赚钱赚的太少了,觉得自己很失败。

我被他的这个想法惊吓到,于是翻统计数据给他看。根据社保局的统计,上海市在2018年的平均工资水平大概是8万到9万元。而考虑到平均工资和工资中位数不是一个概念,由于一些超高薪的工作存在,后者往往比前者更低,而后者在统计学上更能反映出“全体工作人员享受的平均待遇水平”,因此估计上海的工资中位数也就在7万元上下。再看英国的统计数据,人均工资也就在3万英镑左右,约合20多万元人民币。所以,我这个朋友的薪酬水平,其实已经远超过上海市的平均水平,甚至达到了英国的平均收入水平。

但是,为什么我的这位朋友会觉得自己赚的很少呢?因为他采用了“眼见为实”的比较方法。他在工作中所接触到的人,不是基金经理,就是很有钱的客户。跟这些人一比,他自然就觉得自己的收入很低了。遗憾的是,尽管我给我这位朋友看了很多次统计数据,他仍然不承认自己的判断有错误,而是倔强的认为“统计数据肯定错了”。

我这位朋友对事实的错误把握,可以说来自一种叫“别墅效应”的错误判断。简单来说,别墅效应指的就是,住进别墅的人理论上会更开心,但是由于周围邻居非富即贵,因此这些人往往得到错误的比较对象,结果因为和“更有钱的人”比起来相对比较穷,幸福感反而下降。

这种“眼见为实”带来的偏差,往往是由于做出判断的人,没能看到所有的图画、只看到一小部分情况所导致的。在投资中,这种现象并不罕见。

举例来说,在以前证券公司营业部有现场交易大厅的时候(现在这种大厅已经很少见到了),我们去营业部和投资者聊天,能听到很多赚钱、甚至赚大钱的故事,似乎股票市场就是一个免费捞钱的池子。但是事实上,投资者赚钱并没有在营业部交易现场大厅听到的那么容易。这其中的原因,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赚钱的投资者喜欢出来吹嘘,而亏钱的投资者则往往闷不做声。同时,投资者也更容易记住和炫耀自己赚钱的交易,而努力遗忘自己亏钱的交易,以免给自己带来心理上的压力。这些因素的存在,导致在营业部现场听到的投资者的吹嘘,并不能代表整体的回报水平。

而另外一个例子,则是反过来的“眼见为实”:眼见的东西不好,但是往往结果很好。在我的工作中,我接触过不少企业的高管,以及帮助企业做各种顾问服务的中介机构的工作人员。这些人有一个特点,就是对自己服务的企业非常了解。但是,这种了解,往往带来“灯下黑”的效果:看自己服务的企业,因为看的太细致,就总能看到很多问题。尽管这些问题在投资中其实影响并不大,这家企业也许仍然是一个很优秀的投资标的,但是“眼见为实”导致的对小问题的过度关注,经常使得这些和企业接触最紧密的人,反而看不到企业的核心投资价值。

如果我们到税务局了解企业,也会发现前来报税的企业,都说自己经营的很困难。原因很简单,经营不困难的企业利润就多,利润多报税就多。所以,到税务局报税的企业,很少有说自己利润很好的。但是,如果我们到中关村的融资现场去看看,事情又完全不同。在那里,企业往往努力吹嘘自己伟大的前景,生怕PE和VC基金的投资者不肯投钱。

这种“看到细节、看不到整体”的“眼见为实”的分析方法,曾经导致日本人错误的发动了太平洋战争。在太平洋战争以前,日本人也不是没有看到美国巨大的经济潜力,以及这种经济潜力被用于战争时的可怕后果。但是,当时有一种理论认为,日本军队的训练水平远高于美军,炮兵、轰炸机的命中准确率是美军的几十倍,因此只要几十分之一的工业产量,仍然可以赢得战争。这种看似正确的、依据当前事实数据做出的荒谬决定,导致日本人惨痛的输掉了战争。

而德国对于苏联发动的战争,部分原因也和日本人的错误非常相似。在1939年到1940年的苏联和芬兰之间的苏芬战争中,芬兰军队的出色表现,让目睹了苏芬战争全过程的德国人,相信了自己的亲眼所见,轻视了苏联红军的战斗力。于是,部分受到苏芬战争的鼓舞,阿道夫﹒希特勒在1941年发动了巴巴罗萨行动,闪击苏联。结果,苏联红军的战斗意志在祖国受到侵略时突然爆发了出来,加上苏联广大的战略纵深和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终于让德国人倒在了莫斯科城下。

再以通货膨胀的数据为例,很多金融圈的朋友都跟我说:“通货膨胀数据不准确!我生活中感觉到的根本不是这样啊!”这种把“生活中感受到的数据”当成“真实准确的数据”的工作方法,就是犯下了“眼见为实”的错误。

简单来说,通货膨胀数据指的是全国范围内,三十几个省份14亿人口,平均购买力所遇到的物价变化。但是,对于金融圈的白领来说,他们消费的构成,和全国平均水平的消费构成,是有巨大不同的。简单来说,他们的消费中包含的人工成本、核心区房租成本更高(他们会购买更多的各种服务,比如到餐厅用餐),包含的原材料成本更低(比如更少上菜场买菜)。这就导致在劳动力增长速度比GDP增长速度慢得多、核心区租金价格增长远高于整体租金价格增长的现在,消费更多的人工、更多的核心地区地产租赁面积、更少的原材料,必然会遇到更高的通货膨胀。这种“眼见为实”的通货膨胀速度,并不是全国平均的通胀水平。

而汉朝末年的军阀董卓,甚至利用这种“眼见为实”的心态,为自己的军事行动加分。汉中平六年,在带领几千人马控制洛阳以后,董卓怕自己的军队人数太少、不足以服众,于是在谋士李儒的建议下,让军队白天进城,晚上悄悄出城,白天再从另一个城门进城。这样,城中的官员和百姓“亲眼见到”董卓的军队源源不断,根本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马,也就不敢反抗董卓的统治。

由于信奉“眼见为实”造成的理解偏差,其实还有很多,在此不再一一列举。不过,日常生活中的观察仍然是非常有必要的,这种观察能给投资者带来在其它渠道找不到的信息。只是我们需要对这种信息加以甄别才能利用,而不能简单相信“眼见为实”,反而带来更大的问题。这就像马克·吐温说过的那样:“让我们陷入困境的不是无知,而说看似正确的谬误论断。”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