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嘉禾 > 深水炸弹投资法

深水炸弹投资法

受人性控制,人类天生就很难理解许多概率的分布。而这种天生的直觉,与实际概率分布之间的巨大差异,也常常困扰统计系第一年的新学生们:这就像经济系的新学生在第一二年受到那种困惑一样,每个努力学习的经济系学生,一开始都会被这个社会隐藏着的各种经济关系所震撼。
 
举例来说,中国目前的年度离婚率已经达到大约30%(2015年数据,以当年离婚人数除以结婚人数),在大城市甚至更高,而加拿大和美国的离婚率甚至高达48%和46%(分别为2008年和2014年数据),但是绝大多数结婚的人,仍然偏向于相信自己会白头到老,离婚只是别人的事情。而有历史资料显示,中国历代皇帝的非正常死亡率高达30%到40%,高出正常人无数倍。但是,今天的人们谈到皇帝这个职业,仍然常常显示出向往的神情,对其包含的非正常死亡概率则几乎完全没有了解。
 
再比如,在澳大利亚,不少人对被鳄鱼吃掉感到害怕,但是根据英国卫报(The Guardian)在2013年刊登的一篇文章“被鳄鱼袭击的概率有多高?”(How likely is a crocodile attach?),从1971年到2004年,整整34年里,全澳大利亚只发生了62起鳄鱼袭击事件,平均每年2起不到。而这些袭击中,有多少是致命的呢?概率大概只有30%。相反,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光在2011年,全澳洲就发生了34起从梯子上跌下来摔死的事件。英国卫报由此得出结论:根据概率,相对于担心鳄鱼,澳大利亚人更应该担心自己家的梯子。
 
从上面的各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出,人们对概率的理解,经常是不正确的。而在金融领域,这种不正确的概率理解所导致的定价,和实际概率发生可能性之间的偏差,就给一种小众、另类的投资法,带来获利的空间:深水炸弹投资法。
 
“深水炸弹”投资法这个命名,似乎不是一个正式的名字,我只从陆宝投资的王成先生那里,听说过对这种投资法的命名。而另一次我看到对这种投资法的描述,则是在“大空头”这部电影里:两个无名小辈靠这种方法赚了不少钱。但是,电影“大空头”也没有给这种投资法做出正式的命名。
 
考虑到“深水炸弹投资法”本身就是利用概率上,鲜为人知的严重不对称进行投资,其命名的缺失也就无可厚非:如果每个人都了解深水炸弹投资法,这种投资法也就很难赚到钱了。而电影“大空头”对这种投资法进行了解释:“杰米和查理发现,市场愿意以极低的价格,出售市场自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的期权。所以(在买入这种期权以后),即使杰米和查理错了,他们的损失也不大。但如果他俩是对的,就能大赚一笔。”
 
这段话很好的描述了深水炸弹投资法的精髓:利用市场对罕见概率的定价偏离,通过不断的、小规模的下注,获取成功率极低、但是一旦成功则收益极大的回报,通过极大的罕见成功弥补多次小规模的亏损。这种方法像极了早期驱逐舰丢深水炸弹炸潜艇的战术:一艘驱逐舰可能会在潜艇可能出现的一片海域,丢下几百个深水炸弹。其中或许只有一个炸弹命中目标,但是只要有一个命中目标,取得的战果就足以弥补那几百个炸弹的成本。
 
由于期权领域的深度价外期权(也就是市场认为对应了极度不可能发生的事件的期权),经常能提供这种“一旦大赚则回报不可限量”的机会,它们的价格往往极低(市场认为对应事件不可能发生)、因而一旦事件发生以后涨幅极大,所以在期权市场,深水炸弹投资法有其一定的施展空间。最近在2月25日发生的“50ETF购2月2800”期权(指的是在2月份、以2.80元交割的、50ETF的看涨期权)当日大涨192倍,就是这种投资法可能面对的标的。
 
当然,“50ETF购2月2800”期权在上涨之前极小的市值,证明这个期权当时参与者极少。而即使有投资者能采用“深水炸弹投资法”抓住这个期权,从整体投资组合来说,也绝不可能获得192倍的回报:因为他必须承担无数个“放空的深水炸弹”,才会抓到一个大涨的机会。
 
在其它投资领域,类似“深水炸弹投资法”的投资策略,也频繁被投资者所使用。比如,在早期天使投资领域,在VC领域(Venture Capital,风险投资,指投资早期初创型企业的基金),投资者下注于成功概率极小、但是一旦成功就可以赚非常多钱的各种初创型企业。对于这些投资者来说,每个赚了成百上千倍的投资背后,都有一大堆失败的投资。他们的做法,就像丢深水炸弹一样:你不知道哪个能炸到潜艇,但只要炸到,你之前白丢的那些钱,就都能赚回来。
 
在深水炸弹投资法里,最关键的一点,是“市场认为不可能出现的机会,实际上会以小概率出现”。在贝努瓦·B·曼德尔布和理查德·L·赫德森所著的《市场的(错误)行为:风险、破产与收益的分形观点》一书中,这种“市场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会偶尔发生”的现象,得到了充分的描述。
 
试想,从基本的波动模型来说,1987年美国股市当天大跌27%的概率有多大?香港股市之后一天大跌40%的概率有多大?恒生国企指数在2003到2007年之间连涨10倍的概率又有多大?如果从正态分布的角度来说,这些事件发生的概率小之又小,但是在真实的世界里,它们却都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而一旦这些“超小概率的事件变成真的”,之前试错了无数次的投资者,往往会赚到不少钱。这就像战国吕不韦在邯郸见到当人质的秦国公子异人以后,回去和他父亲商量的那样:耕田可以赚到十倍的利润,贩卖珠宝可以赚到百倍的利润,而做国家之主的生意能赚到无数倍的利润。(耕田之利十倍,珠玉之赢百倍,立国家之主赢无数倍。语出《战国策·濮阳人吕不韦贾于邯郸》。)公子异人后来在吕不韦的帮助下,成为秦国国君、也就是秦始皇的父亲,吕不韦也就成为权倾天下的一代秦相。而投资者一旦压中一个超小概率的事件,就能如吕不韦般,获得高的不可想象的回报。
 
面对数量极多的亏损、和一旦压中就大赚特赚的两个极端状态,“深水炸弹投资法”的另一个要点,就是在概率极高的小亏损,和概率极低的大盈利之间,找到统计意义上的盈利空间。举例来说,彩票虽然也是一个由“概率极高的小亏损”和“概率极低的大盈利”组成的投资游戏,但是两者相加,得到的却是负回报。所以,正所谓“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投资者在应用深水炸弹投资法时,一定要做好精密的计算,保证取得回报的概率足够大、对抗极端状态的能力足够强(比如连续下注1000次也没赚钱),才能付诸实施。



推荐 7